和风草饼

囤积大家对我的关照!(鞠躬
以及瞎唠嗑集中……
并不是很好玩的子博客(((
用来发自内心地感叹,组组老师到底有多好

随手摸了两笔

【】

侧眼去看的时候,格瑞发现金闭着眼睛,身体向后靠在座椅靠背上,双手依然工工整整放在两条大腿上,一边一个,而两条大腿又并得笔直,规规矩矩。
就像被测量过的坐姿一样,分毫不差——这也确实是被设定过的坐姿。格瑞能想象那一串代码符号如何在金的体内游走。
有些时候,例如现在,即使没有额角散发着柔和蓝光的LED灯,也能看出金是个仿生人。
他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某种令人惊叹的完美。

仿生人被制造出来时,皮肤都是赤裸的银白色,而近似于人类的仿生皮肤赋予了他们不同的肤色,甚至摸上去的时候和人类一样有着体温和柔软的触感。
金也是这样,他的仿生皮肤层逼真极了,甚至能看见细小的绒毛。

忽然,毫无征兆地,金睁开了眼睛。
“格瑞,你盯着我看的时间超过了一分钟,有什么事吗?”
仿生人是不存在刚睡醒的困倦的,从休眠模式中恢复正常的金自然也没有睡眼惺忪,他无比精确地转过了头,向自己的搭档提出了疑问。

“我知道人类有时候不愿意直接说出来,要别人去猜,但我的程式不擅长猜测这回事。”作为最新改进型的警用仿生人,金的外表特意被设计得很有亲和力,因此他的蓝眼睛这会儿显得分外真诚,“为了不影响我们的合作,良好的沟通是必要的,所以我建议你有话直说,在权限范围内,我一定诚实地回答你的问题,格瑞。”

“…… ……”

“哦当然!如果你不愿意说,我也不会勉强你,但你要知道,我随时愿意和你多一点交流。”
金笑了笑,他做出这种表情的时候,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少年一样。
而格瑞不想说话。
他并不想告诉对方刚才自己发呆了一分多钟。
这不专业。


【】

“格瑞……?为什么你要悲伤?”
“你的微表情告诉我,你现在有87%的概率产生了悲伤的情绪。”
“是因为我即将停机吗?……但是格瑞,我是个仿生人,仿生人是不会死的,因为我没有生命,你应该清楚的。”
“别担心,明天就会有一台新的我去找你,所有的资料都会共享的。”
“你不需要为此悲伤,这是我存在的一种方式、就像你们人类会死一样,我不会死也是一种常态。”
“格瑞,我不明白,既然你能接受死亡,为什么你无法接受现在的状况呢?”
“还有……十秒,格瑞,明天见。”

“…… ……”
“……那不一样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