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风草饼

囤积大家对我的关照!(鞠躬
以及瞎唠嗑集中……
并不是很好玩的子博客(((
用来发自内心地感叹,组组老师到底有多好

绕仁

低眉信手:

 
 
 
/给和子的小礼物,@千和安 本来是打算好好写一个的,但突然得知记错了返校时间,没空了,就有点短(很短),但是我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,嘿嘿嘿,何况爱你的心是真的,原谅我为你小小地诈个尸 
 
/和子的瑞金是我看过最还原的,各种小细节最生动的,格瑞也是最温柔最帅的,本人也非常认真优秀,干什么都好,怪不得我这么喜欢你 
 
/年年有今朝,今天去上香给你许了愿的,来年还可以有新的愿望 
 
 
/爱你 
 
 
 
 
 
真是好险,惊天巨浪中,小船摇摇晃晃,金发的少年窝在他怀里,终于回了港。 
 
 
一片黑暗中,金缩到格瑞的被窝里,额头抵着他的胸口。格瑞把他抱得紧紧的,你没事了,他说,下巴靠上金的肩窝,你没事了,他又低声说了一遍,微不可闻,好似掉落一片羽毛。 
 
 
如果你觉得无助过,如果你哭到眼角发烫发辣眼泪却还是兀自热滚滚地朝外涌,如果你无数次地站起来无数次微笑,这时有人拍拍你的肩,说,白痴,你太累,你真苍白啊,来我这躲一会儿,明天再出去吧。那么,你大概就可以明白这种心情了。 
 
 
夏季的夜晚溽热而泛蓝,虫鸣不断。格瑞和金都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,中间隔了半座城的距离,一个城南一个城北,两人入睡之前戴上耳机打电话。 
 
 
格瑞穿着黑色T恤,靠在床头,白发散落在肩膀,刚刚洗完澡,闭着眼睛听少年叽叽喳喳地讲话。金穿着小鹿卡通花纹的棉质夏服,胸口贴在床单上,一双腿在身后晃来荡去,而一只手托腮另一只手拿着手机,笑嘻嘻地说:“格瑞,你在看什么呢?” 
 
 
“看手机。”白发少年的语气淡淡的,但却含着一种难言的柔情,亦或是不舍,那种感情总是有些隐晦的,好似一把生丝,裹着烟雾,从他那在夜里有些略略低哑的嗓音中飘游出来。 
 
 
“不看书吗?”金说话时,眼睛睁得大大的,望着面前的墙,注意力渐渐不集中,墙纸上的花纹也随之开始虚化了,眼前是一片空气,以及幻觉中,他那低垂下的,好看的眉眼,一双斯文白净的手,翻动过书页,牵金放学后走过红绿灯口,替金拎过书包,安慰他时摸过他的脑袋,很快就移开了,手揣进兜里,眼睛东张西望。 
 
 
“在跟你说话。”格瑞低声提醒道。 
 
 
“噢,也是。”金笑着说。 
 
 
“笨蛋。”很容易想象他说这话时的表情。 
 
 
“都是因为格瑞什么都帮我做了,但其实,我没有那么笨的,我也能照顾格瑞。”金的食指在床单上划来划去,嘟了嘟嘴巴,又说,“真的。” 
 
 
“是吗。”格瑞说,心脏爬上一只毛虫,细细发痒。 
 
 
“我知道。”格瑞又答道。 
 
 
“那你干嘛还这么照顾我。” 
 
 
“因为笨。” 
 
 
“……切。” 
 
 
“我是说我。” 
 
 
“诶?” 
 
 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 
 
 
嘴边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半天,不知不觉竟然睡过去了,半夜,格瑞突然醒来,却听见了一阵呼吸声。 
 
 
很均匀平稳,很可爱。格瑞有些惊讶,用手去摸,床上明明只有自己一个人,然后回过神来,那声音竟然是从耳机里传来的,看来金又没挂断网络电话。 
 
 
屏住呼吸,别惊动他,哪怕他并不在自己身旁。 
 
 
如此夜半醒来,听他的呼吸听得入迷,看来的确是笨蛋的表现。格瑞想。 
 
 
格瑞侧身躺卧,枕着手臂,听着那呼吸的声音,闭上眼,眼前又浮现那少年的模样。 
 
 
轻轻说晚安,别吵醒他,格瑞扯了扯被角。 
 
 
让他在梦里知道。 
 
 
就好了。 
 
 

评论

热度(146)